专论
血栓与抗凝治疗监测的靶向时代
中华检验医学杂志, 2017,40(10) : 766-769. DOI: 10.3760/cma.j.issn.1009-9158.2017.10.008
摘要

直接口服抗凝药的出现一改抗凝治疗剂量优化繁复的局面,以其特异性作用降低了静脉血栓复发和严重出血风险。同时,一些经过药监注册的新型标志物开启了临床应用的新阶段,不仅为靶向抗凝提供了针对性的评估手段,而且也填补了判断进行性血液凝集的空白。临床医生自此得以采取"总体凝血表现-有效抗凝剂量-凝血酶生成-纤维蛋白生成"的分层式主线分析监测治疗,减少了既往交叉网络式凝血机制带来的困惑。从直接口服抗凝药的临床应用出发,分析了抗活化Ⅱ因子和抗活化Ⅹ因子活性评价抗凝有效性的优势,进而提出直接或间接反映凝血酶活化程度的凝血酶生成试验和凝血酶-抗凝血酶酶复合物是体现直接抗凝效果的重要参数,以及纤维蛋白单体作为纤维蛋白生成早期标志物对评价凝血酶受抑制程度的独特作用;讨论ⅩⅢ因子作为纤维蛋白形成过程的关键环节在出血病因分析中的潜在价值。新型标志物和手段有别于传统凝血指标评价多种凝集蛋白活性的综合表现,而是以反映单一靶标的活性或受抑制程度来准确分析抗凝疗效或血栓预后,从而将止血血栓检验带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华检验医学杂志,2017, 40:766-769)

引用本文: 李健, 王成彬. 血栓与抗凝治疗监测的靶向时代 [J]. 中华检验医学杂志,2017,40( 10 ): 766-769. DOI: 10.3760/cma.j.issn.1009-9158.2017.10.008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数十年来,整体凝血功能试验在术前出血风险评估、凝血因子缺乏性疾病筛查、口服维生素K拮抗剂(vitamin K Antagonist,VKA)和普通肝素抗凝的疗效评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VKAs的治疗剂量需要2至4周时间通过国际标准化比值(International Normalized Ratio,INR)进行调整[1],INR<2.0时复发VTE风险增高,INR>3.0时主要出血事件增加[2],因此需定期检测INR来监测抗凝治疗效果。另一方面,频繁的有创检查也降低了患者依从性,难以保证药物效果的稳定,增加了治疗风险。为了减少定期监测并提高药物的安全性,新型的直接口服抗凝药(direct oral anticoagulants,DOACs)应运而生,近年来的大量临床试验证明,DOACs治疗非瓣膜性房颤(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NVAF)和急性静脉血栓栓塞症(venous thromboembolism,VTE)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优于VKAs和普通肝素[3],然而,部分患者(肾病、老年等)因药物代谢差异,其用药安全仍有必要监测。在药物更新换代的大背景下,传统凝血筛查试验的局限性逐渐暴露出来,成为临床亟需解决的问题。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